晴天

我爱的和爱我的人明日也平安无事。

【鸣佐】论双向单箭头如何变得更粗(08)

答案:阴阳遁生子哪家强?


【设定接699之后】

生子雷。

文笔烂,ooc,慎入。

没逻辑没逻辑别问我为啥我真不造X


1.

佐助说走就走,随身行李为披风一袭,苦无若干,漩涡鸣人一只。

 

 

田之国集市。

佐助眼神微妙从书摊上拿起一本印着眼熟图案的小说。

漩涡鸣人刚刚把拖了许久的亲热天堂的原稿交给痛哭流涕的编辑手里,伸了个懒腰出门就看见自家佐助难得有耐性站在杂志社门口的书摊前等自己,不禁开心地走上前去。

“看什么呢佐助?”

佐助的声音听起来不太对,他一字一句地念着标题:“一、吻、定、情?”

 鸣人一听就觉得不对劲,还没来得及阻止,对方已经继续念了下去:“木、叶、秘、辛、ABO生子?”

“......”

佐助又拿起一本,念道:“揭秘!孤身离村实则为带球跑!”

“......”

“说吧。”佐助面无表情道,“你给鹿丸那封信上到底写了什么?”

“......”

木叶的准火影大人被家暴了,完完全全的。

值得一提的是,按领证日期来算,这还算是蜜月期,真是可喜可贺。

可喜可贺。

 

2.

经历了全套版月读身心健康教育的鸣人,气若游丝地躺在旅店的床铺上,觉得自己和兜的共同话题又多了一个。狐狸披风上的毛已经被他揪得七零八落,一旁虐人虐得神清气爽的佐助正坐在暖炉旁,认真翻阅近段时间的情报卷轴。鸣人在榻榻米上翻滚了一会儿,觉得没意思,也不愿起来,于是扭着身子滚到佐助膝盖旁,蹭了蹭对方的衣袖,得到微微抬高手臂的默许后,心满意足地把自己的毛茸茸的头搁在了佐助的膝盖上。

【呜哇,这就是好色仙人说过的膝枕吗?】

从这个角度看上去,对方白皙的锁骨凸起好看的弧度,在暖黄色的壁灯照射下显得极其暧昧,眉眼像画一样漂亮,垂下眼认真看卷轴的样子也很可爱,鬓角处的发有点长了,记得它被汗水打湿的时候会散落在耳后...

想着想着,鸣人觉得自己有点脸红心跳,匆忙地扭过脸去,可是还没等他冷静下来,鼻尖就触到一个更让他激动的暖呼呼的物体。

“佐佐佐佐佐助——”鸣人的舌头都快打结了。

“嗯?”佐助应了一声,继续翻过一页卷轴,“怎么了?”

“佐助。”鸣人脸红的小声道,“原来你肚子已经这么大了。”

“漩、涡、鸣、人。”佐助气极反笑,“看来你很喜欢月读是不是?”

可惜对方一点儿都不理会他的威胁,反而睁大湛蓝色的眼睛,满脸渴望地看着他小心翼翼地说:“我可以摸一下吗,就一下。”

被对方满脸红晕的样子噎了一下,不知为什么佐助也觉得不好意思起来,咳嗽了一声回答道:“摸两下也是可以啦。”

得到许可的鸣人并没有急急忙忙地伸出手,而是踌躇再三,才轻轻地用手指点了一下佐助的衣服,力道轻的就像一片羽毛划过,可是鸣人却像触了电一样迅速地缩回了手,佐助看不惯对方那么磨磨蹭蹭不爽利的样子,放下文件想拉鸣人的手往自己肚子上放的时候,却被对方一把抱住了,那是一个很温柔却很有力的拥抱,鸣人的头轻轻靠在佐助的肚子上,双手却牢牢地扣住了佐助的腰,灼热的呼吸透过和服的阻碍喷洒在小腹上,佐助有点不自然地缩了缩,而肚子的那个好像也感受到他的不安,也象征性地动了动,动静不大,但是靠得最近的那个人一定可以发觉,鸣人的头埋得更深了,肩背处还小幅度地颤抖着。虽然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但是佐助还是觉得有些尴尬,过了一小会,忍不住想要伸手推开鸣人的时候,却觉得布料和皮肤接触的地方传来湿意。

“谢谢你,佐助。”鸣人的声音听起来闷闷地。

“我觉得现在,自己就像拥抱着整个木叶一样。”

 

木叶是漩涡鸣人的家。

佐助伸出去的手由推改按,狠狠地在那个金灿灿的脑袋上揉了揉,他别过眼,假装镇定地把面前的卷轴合上,才清了清嗓子回答道。

“不用谢。”

 

“笨蛋。”

我也是。

 

 

 

3.

其实鸣人跟着佐助走了那么久的路,并不知道对方到底想要到哪个地方去,直到他们离目的地越来越近,鸣人才恍然大悟。

“我说这不是,这不是——”

佐助不紧不慢地瞥了他一眼,他才结结巴巴地说出完整的下半句话。

“佐助,我们来四战战场干什么啊...”

被宇智波斑用地爆天星轰炸过得战场本来是风沙漫天,一片荒芜,现在这么长时间过去了,竟然也在边缘处长出淡黄色的小花来。鸣人蹲下身来,伸出手为那弱小的生命挡出了突然其来的一阵风,看着那一小点绿意,露出一个傻乎乎的微笑来。

佐助过来拍了拍他的头。

“走了。”

“哦。”鸣人连忙站起身,追上前方的人。

“佐助你还没说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啊?”

“我觉得其实度蜜月可以有很多地方可以选择啊,像是有温泉的汤之国啦,可以看雪的水之国啦,其实木叶也不错...”

“你觉得我是在和你度蜜月?”佐助停下脚步问道。

被问道的人有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小声说难道不是吗?

佐助叹了一口气,觉得脑回路不通难以谈话,但还是尽职尽责地解释道:“我到这里来...是想找六道仙人...这毕竟是我们见到他最后的地方...”

“吓,找六道大叔干什么?”鸣人惊讶道:“给我们证婚吗?”

那我还不如找辉夜姬呢?!吊车尾就是吊车尾的,佐助抚了抚额。

“我找六道仙人...是想问问他关于阴阳遁的事情...”

“哦。”鸣人点了点头,但是还是有点不理解,“阴阳遁...有什么用吗?”

佐助似笑非笑地回过头来,悠悠地开口:“你以为我怎么怀上的?我的Alpha?”

鸣人不说话了。

他觉得自己上任火影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整治民间书摊。

 

4.

其实六道仙人也很好找。

到了特定地点,求下九喇嘛大爷帮忙联系下就可以了。

看了一路八卦的九喇嘛大爷很是心满意足,挥了挥爪子,表示只要鸣人在销毁书籍前给它留一本《一吻定情》什么都好说。

六道仙人出来的时候样子还是没怎么变,他无视鸣人热情的“好久不见,六道大叔”招呼,严肃地开口道:“阿修罗和因陀罗的转生者啊,有何事?”

佐助也同样无视了鸣人,平静地问出了自己的问题:“阴阳遁,到底是什么?”

“阴阳二遁,相辅相成,生天地万物。”

“万物?”

“飞鸟草木,虫豸走兽。”

“包括人?”

“包括人。”

佐助斟酌了一下,再次开口道:“我和鸣人是阿修罗和因陀罗最后一代...”

“不是最后一代。”六道仙人看了看佐助,“不是吗?”

这下连一向冷静的佐助都有点端不住。

“你看得出来?”

“我知道。”六道仙人居然笑了笑,看起来就像一位普通的长辈一样。

“其实,如果阿修罗和因陀罗能像你们两一样的,或许宿命的轮回就不会出现了。”

“好好加油吧,年轻人。”

 

《《《《《《

佐助在原地呆立了很久,直到一旁的鸣人担心地拍了拍他,才方如梦初醒。

“佐助,佐助,你怎么了。”

“不...”佐助转过身来,“我只是在想刚刚...”

“等等,你脚边的那个人怎么回事?”

“哈哈。”被问到的鸣人有些开心的回答道,“佐助你不认识他了吗我说?”

“这是带土啊,不对,现在我应该跟着你叫,这是...我们二叔啊萨斯给!”

“我、当、然、知、道这是宇智波带土...”佐助艰难地开口,眼神却定格在那个双眼紧闭,右脸满是伤痕,平躺在沙地上的男人身上。

“关键是...他不是死了吗?”

对啊,在战争的最后死得干干脆脆,留那个当了火影的同伴天天挂着难看要死的笑容遛狗批文件,有段时间佐助看到卡卡西明明没有写轮眼还把护额拉下来的装扮就觉得难受。

“那不是在佐助发呆的时候。”鸣人答得很是豪迈,“六道大叔来找我了。”

“他说带土...啊是咱们二叔天天在那边蹲着也不转世,苦大仇深脸看着他有点烦,再加上二叔是仙人体就把他扔给我了,让他把心愿完成了再回去转世。”

“我想着卡卡西老师一个人遛狗也寂寞...”鸣人看了看佐助讳莫如深的脸色,有点心虚地开口,“难道...我做错了?”

“不,你没错。”沉默了半晌,佐助回答,“我们回木叶吧,鸣人。”

“唉唉唉唉——佐助你怎么突然?”

“你不是现在随我姓了吗?”宇智波家的现任族长大人倨傲地抬起脸,“宇智波的第一个火影,怎么能不快点上任?”

“再说,把这家伙带回木叶。”佐助指了指昏迷中的带土。

“卡卡西一定会很高兴卸任的。”

 

【TBC】

 

 

 

最大的金手指当然要开给我亲爱的土哥和33

不要问我逻辑,ABO...啊不鸳鸯遁生子的文哪里有什么逻辑(骄傲挺胸)

 

【六道仙人:好好加油,年轻人。】

【佐助:别扯这些虚的,一句话,我会不会怀二胎。】


评论(26)
热度(329)

© 晴天 | Powered by LOFTER